一生学习网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工作职场 > 个人简历 > 个人简历范文 > >

泄露用戶個人信息防不勝防你的簡歷可能在裸奔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原標題:泄露用戶個人信息防不勝防

泄露用戶個人信息防不勝防你的簡歷可能在裸奔

  ● 一些簡歷大數據公司拼命發掘求職者簡歷上所有的秘密,並出現了監測員工離職動向的工具軟件,它可以監測到員工更新、投遞簡歷等行為,以及員工簡歷被HR、獵頭查看次數等信息

  ● 越來越多的用戶數據處於“裸奔”狀態,隱私信息泄露已經成為讓人擔憂卻又束手無策的頑疾。一般存在兩種情況,包括從招聘平台內部泄露和第三方數據抓取

  ● 根據法律規定,求職者簡歷信息遭泄露后,可以向當地網信主管部門投訴,請求對網站進行行政處罰,涉嫌犯罪的可以報警

  又到了高校畢業季,許多畢業生都在忙著投簡歷找工作——面對日益激烈的求職競爭,就業問題早已成為社會各界關心的熱門話題。然而,關於簡歷大數據公司爬虫“偷”簡歷、“打小報告”、推送垃圾廣告等被曝光后,也讓包括應聘者在內的所有人都不得不擔心個人信息安全問題。

  《法制日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些簡歷大數據公司拼命發掘求職者簡歷上所有的秘密,讓HR看到簡歷上所有修改歷史。此外,還出現了監測員工離職動向的工具軟件,它可以監測到員工更新、投遞簡歷等行為,以及員工簡歷被HR、獵頭查看次數等信息。換言之,無論你是准備跳槽還是被獵頭相中,都會被實時監測並推送給現單位相關負責人。

  網站販賣個人信息

  監測員工離職動向

  前一陣子,老胡被裁員了。但他被裁的原因卻令人大跌眼鏡:因為其在某招聘平台更新了簡歷。雖然已經屏蔽了現公司,卻不知為何還是被公司HR知道了。

  遞交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時,面對老胡的追問,HR告訴他,“既然你已經打算要走了,繼續在這裡工作很可能會影響團隊合作,所以很抱歉”。當老胡正要解釋的時候,HR已經端著水杯離開了。

  這個故事來自於由互聯網安全從業者所設立的“一本黑”,其旨在將互聯網中的黑色產業等從幕后帶到台前。

  在講述中,被裁員后的老胡發出了三連問:“上個項目剛剛完結,我把它增加到簡歷中,這有什麼不對嗎?求職意向一欄,明明還是不考慮新機會,怎麼就說明我打算要走了?再說,我已經屏蔽了公司,為什麼HR還能看到我的簡歷更新情況?”

  對此,一本黑用另一個真實案例作了回答:

  去年年初,因為工作需要,老黑代管過公司招聘賬號3個月。有一天早上,老黑照例打開HR郵箱,想要尋找合適的候選人,突然一封郵件吸引了他的注意,標題是“你公司有3人可能會跳槽,請及時查看”。

  郵件內容很簡單,隻說“X先生等3人有跳槽可能,點擊這裡查看詳情”。按捺不住好奇心的老黑跟隨指示,在微信上關注了一個名為“助××獵”的公眾號,然后綁定了公司。

  第二天一早,老黑就收到一條消息推送,“監測結果提醒:新發現1名員工要跳槽”。老黑經過查詢發現,如果想查看所有預警的詳細信息,並實時收到平台的監測提醒,則需付費,限時折扣價為1350元/年。

  其實這早已不是秘密。今年3月,號稱擁有全國最大簡歷庫的某招聘類數據公司被曝公司所有人員被警方帶走。

  多位業內人士和律師認為,這家公司出事可能與其未經授權獲取簡歷、“販賣”簡歷信息等涉嫌侵犯用戶隱私權的行為有關。“我們的商業模式概括起來也就8個字——獲取簡歷、數據變現。”產品合伙人劉博曾公開說道。

  燃財經曾拿到一份這家公司給客戶的商務合作BP(商業計劃書)。這份文件稱,公司旗下共有38個B端招聘產品,擁有超過170萬招聘者用戶,數據庫有2.2億自然人的簡歷,簡歷累計總數達37億份。

  令人唏噓的是,這家公司獲取數據的手段是爬虫。在其產品中,比如名為“簡歷時光機”的產品,根據一本黑的介紹,它能夠拼命發掘簡歷上所有的秘密,讓HR看到簡歷上所有修改歷史,無論你是新增、修改,亦或刪除,統統都逃不掉。

  另一款產品“愛伙伴”則是一款可以監測員工離職動向的工具軟件,它可以監測到員工更新、投遞簡歷等動作,以及員工簡歷被HR、獵頭查看次數等信息。

  用一本黑的話來說,無論你是准備跳槽還是被獵頭相中,都會被實時監測並推送給現單位相關負責人。

  非法爬取用戶數據

  涉嫌侵犯個人隱私

  這樣的灰色利益到底有多大?一位業內人士曾介紹,正常渠道獲取簡歷需要招聘方與招聘網站簽訂合同,報價通常為每份50元,優惠后的價格也會在10元以上,但用爬虫手段獲取簡歷省去了這一成本。

  “用戶在招聘平台上進行的更新、投放簡歷等行為屬於用戶隱私范疇,也是用戶的個人信息。”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研究員趙佔領認為,招聘軟件或平台有其產品本身的特點,必然會收集到用戶信息,本身並不違法,這是其業務特點決定的。“但在收集完這些信息之后,未經用戶同意,把這些信息提供給第三方,比如說給其所在公司老板,讓老板知道他的雇員有什麼樣的動態,這就侵犯了用戶的隱私權。”

  在肯定上述行為涉嫌違法的同時,中國傳媒大學政法學院法律系副主任鄭寧還提出了依據:刑法第285條規定,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是指違反國家規定,侵入國家事務、國防建設、尖端科學技術領域以外的計算機信息系統或者採用其他技術手段,獲取該計算機信息系統中存儲、處理或者傳輸的數據,情節嚴重的行為。刑法第285條第2款明確規定,犯本罪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上述公司非法爬取用戶數據,可能構成此罪。”鄭寧說,同時還涉嫌違反網絡安全法,“員工在求職網站上登記信息時,同意公開的應該只是最終顯示的信息,而新增、修改、刪除的信息,以及簡歷被其他HR、獵頭查看次數等信息並不在其列。未經用戶明示同意收集、使用這些信息,並向第三方提供,違反了網絡安全法的規定”。

  2017年6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開始施行。其中明確規定,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公開收集、使用規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並經被收集者同意。網絡運營者不得收集與其提供的服務無關的個人信息,不得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和雙方的約定收集、使用個人信息,並應當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和與用戶的約定,處理其保存的個人信息。任何個人和組織不得竊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獲取個人信息,不得非法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個人信息。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